2

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Sunday, July 31, 2011 in


《西廂記》故事大網
書生張君瑞與前朝相國女兒崔鶯鶯在普救寺相遇,二人一見傾心,奈何鶯鶯早已許配給表哥鄭恒。誓要搶鶯鶯為妻的叛將孫飛虎此時帶兵重圍寺院,處於危機中的崔夫人承諾:“誰有退兵之計,便將鶯鶯許配給誰。”張生挺身而出,向白馬將軍發信求救,孫飛虎被一網成擒。
豈料崔夫人言而無信,以鶯鶯早已許配鄭恒為由迫鶯鶯與張生以兄妹相稱。幸得丫鬟紅娘出謀獻策,安排鶯鶯與張生月下幽會,兩情相悅,私定終身。後被崔夫人察覺,夜審紅娘,紅娘巧妙地說服了崔夫人答應將鶯鶯許配給張生,才子佳人終成眷屬。

當《西廂記》發生在二十年紀,又會脫變成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是以剥洋蔥的方式,逐步把一層又一層的虛擬世界揭開。劇中劇的故事除了呈現出虛擬網絡和現實中的灰色地帶,也巧妙地分割了故事的主題 - 男女關係的探討、剖析現代社會扭曲的現象、認識自我。

個人最愛的一場是《大前廳搶親》,助理Ruby筆下的孫飛虎成了搶新聞的媒體大亨,變得有思想的他竄改了故事的發展,逐一揭開場了場內賓客的底牌。當中對現代社會扭曲現象的暗諷固然拍案叫絕,但更讓我細味的是孫飛虎要搶去每人最珍貴的東西,是名望、是金錢、是親情、還是愛情?

在這個與網絡為伍的世代,我們關注很多事物,然而卻沒有真正的弄懂自己。就像劇中的孫飛虎每分鐘發一條140字的微博,靠報導名人的黑暗面來搶新聞,在意的只是如何增加點擊率。說起來很諷刺,本來是聯繫人與人的通訊工具,卻反而令人更疏離。

而另一個讓人反思的是自我,《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的英文節目名取自德文「Doppelgänger」,意指「分身」,又暗喻「人格分裂」。
我們都在不知覺中把自己切割成好多面,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面。而虛擬世界的出現,更讓我們建構出更多的分身,於是,到最後,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究竟那一個才是原來的自己。
你是真實的,還是只是在虛擬世界內所切割出來的其中一個分身?
你的喜怒哀樂,是單純的感受,還是被社會物質主義所支配?

我會好好記著崔鶯鶯和張君瑞在海邊的對話:
「幸福的秘訣是什麼? 是自由;
自由的秘訣是什麼? 是勇氣 。」

延伸閱讀:
Life Idea - 古今異想《在西廂》

0

聖荷西謀殺案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Monday, March 21, 2011 in



在陽光明媚的美國聖荷西,一對港人移民夫婦阿Ling和阿Tang過着平靜生活,然而佔有慾、妒嫉、猜疑,全因阿Ling的兒時好友Sammy的到訪而誘發,三人互揭底牌,劇情急劇發展,令觀眾情緒大起大落如坐過山車,終釀成不可收拾的殺人事件……


光看劇名還以為是翻譯劇,看到場刊才知道此劇是出自莊梅岩的手筆。
在近年觀看的原創劇中,《聖荷西謀殺案》可算是數一數二的佳作。
除了懸疑的劇情,當中對人性的刻劃和劇情發展的緊扣,都讓人拍案叫絕。

整套劇中令人不寒以戰慄的,不是謀殺案的發生,而是對人性陰暗面的探索。

有強烈控制慾的Ling,是個性格強悍的女強人,她認定自己的決定永遠是對的。
劇中透過不少場景,包括Ling品評Sammy到家的方法和指摘Sammy沒有對她坦白,來突顯出她的性格。
最令我心寒的一幕,是她不動聲色地用加熱後的盤子燙傷Zoe臉,面對Tang從醫院後的質問,一一從容地否認。

Tang對事業鬱鬱不得志,終日被困在家中,當Ling的奴隸。
他一直扮演著被害者的角色,認定自己的失敗是Ling的控制慾所造成的。
但在Ling的眼中,他卻只是一個發著白日夢和沒有出色的酒保。
有時候,我們都如劇中的Tang一樣,不願意接納懦弱的自己,所以依賴著別人的過錯來欺騙自己,時間久了,連我們自己都信以為真。

充滿陽光氣息的Sammy,表面上處處為人著想,一次又一次化解Ling和Tang的衝突。
然而,她也有著自己想要掩飾的過去。

劇中的三位主角都千瘡百孔,各自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陽光明媚的屋簷下,三個人互揭瘡疤,引來最後一場的謀殺案。
對於劇末的結局,我個人的解讀是Sammy選擇自我結束。
以她的個性,應該對多年不見的好「姊妹」下不了殺手。與此同時,她也懷著贖罪的心情來彌補曾犯過的錯。
然而,當你必須犧牲別人讓自己生存的時候,你真的會手下留情嗎?
正如,結局一幕墨西哥司機把Sammy的行李箱送回,在黑暗的隊道中,還是有光明的一面。

當中我最喜愛的一幕,是兩岸三地的華人討論身份。
對香港人而言,歷史或者身份並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經濟效益。
而台灣移民明哥的那句台詞:「你說的是生存,我說的是如何生存得有尊嚴」,也默默地回應著劇中Tang的處境。

延伸閱讀:
1. 無疆界劇評 -《聖荷西謀殺案》(內含劇透)
2. 心成林 - 聖荷西謀殺案 (重演)
3. Jollie Candy - 聖荷西謀殺案--遠在他鄉的香港故事

0

有賭未為輸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Monday, July 12, 2010 in
昨晚跟家人吃飯,鄰座坐了二女一男,談論的話題當然離不開世界盃,傾傾下又講到八爪魚保羅。
女: 條八爪魚估波真係好準喎,睇黎我都要跟佢買西班牙,不過唔知賠率係幾多呢?
男: 1點5囉
女: 咁即係買一千賠幾多?
男: 五百
女: 咁都唔算好多咋喎
男: 係架,你諗下喎,輸左就冇左千蚊,只係嬴五百咋喎
聽到呢度,我真係好想搭訕問下有邊種賭博輸既話唔係輸晒? 唔通真係賭仔心態既「有賭未為輸」?

0

《29+1》六次方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Monday, May 10, 2010 in



兩個同步踏入三十歲的女生,一個不只屬於三十歲的故事。

《29+1》是本地優秀舞台創作女演員彭秀慧05年首個個人劇場作品,從女生角度講美容講生死講愛情講成長講女人三十,融合七字頭出生一代的集體回憶;五度公演,好評不絕,觀眾一看再看,是本地最受歡迎女生獨腳戲。

林若君,今年踏入三十。
為了三這個數字的入侵而開始擁有大部分同年女子的憂慮,然後,突然出現的一切意料不到卻又似乎理所當然的經歷,讓她陷進了人生前所未有的低潮。在友人介紹下,她搬進了一個陌生女子黃天樂的家。從這一天,兩個女子在空氣中互相融合,觀照,影響……是誰闖進了誰的世界?

官方網頁: Kearen Pang Production

2年前看《29+1》四次方,那年26歲,辭掉工作剛從旅行回來。
流放在外的那一段時間,暫時放下生活的重擔,面對著異國新奇的事物和文化,剛好給我機會重新認識自己。
然而,回來香港日子久了,就像洩了氣的氣球,失去了奮鬥的動力。
這次再看《29+1》六次方,剛好碰上人生中的一個低潮期 - 被營營伇伇的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討厭現在的工作,有一堆煩惱鬱在心頭,找不到方向。
驀然發現,當初那個勇敢追求夢想的自己,已經離我很遠。

最喜歡的一段,跟2年前一樣,是林若君到醫院探望昏迷的父親。
作為女兒的,小時候特別愛賴在父親身旁: 拖著爸爸大大的雙手、倚著他沉穩的肩膀。
然而,長大後的我們,忙著工作拍拖應酬,嫌棄父母日哦夜哦,總是把父母排到最後的位置。
跟劇中的林若君一樣,我也曾向爸爸撒嬌買了一個電子琴。到手以後,沒多久就被遺棄一旁。
如同父母的關愛,總是在失去以後,才懷念起他們無微不致的照料。
其實,最珍貴的東西一直在身邊,只是我們都看不見,沒有好好去珍惜。

感受最深的一段,卻是林若君從醫院回到住處的孤獨。
有時候,在不自覺間總會把自己的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沒有工作,就找朋友外出;獨自留在家的時候,不是看電視就是上網;彷彿閒著沒事幹就是虛渡光陰。說穿了,卻是在害怕跟自己相處。
還記得單獨旅行的初期,一直很不習慣有太多時間和空間讓自己胡思亂想,特別是在異國新奇的事物沖擊下,讓我不得不面對自己的想法和價值。到後來,卻開始慢慢享受獨處的時間。然而,回到繁華的香港,一切又回歸原點。忙著工作聚會上網看電視看電影,已經很少再跟自己說話。

同一樣的故事,再一次感動了我,也喚醒了我所遺忘的。
讓我們以最柔軟的心,去感受生活上的一分一秒。

延伸閱讀:
我看29+1 4次方

0

藍又時 - 最懂我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Saturday, May 08, 2010 in


你總會對我說 加油
有時候也會說 等候
適合的時候 有默契的問候
你總會告訴我 我懂
有時候只是聽 我說
每一季替換到 秋冬
你溫暖的雙手 總不落人後

我相信 你懂我
很多話 出口都不用
像是我的所有
你都能感同身受
我相信 你了我
微微的 皺著眉頭
你都知道我在難過什麼
我知道 你最懂我

雖然你的責備總是很嚴格
然而你的提醒有時很溫和
我能感受到 你說的 都是為我好的
******************************

每個人都渴望碰見一個最懂自己的人,
他會懂你的微笑,懂你的眼淚,懂你的小動作,懂你內心的感受。
我不喜歡掉眼淚,卻總是很眼淺。

0

7A班戲劇組 - 櫻桃帝國

Posted by 小小小熊貓 on Monday, May 03, 2010 in


從魚翅撈飯到迷債爆煲:2010人性漫遊
故事橫跨二十年,見證香港的社會變遷。從1988到2008,赤手空拳於商界打天下的兩兄弟 Alvin
及Billy從兩手空空開始,乘著經濟轉型之快車,急速致富,更以槓桿收購手法搶奪恩人羅老闆
的公司。然而,一場爭奪戰背後,還有更多尚未出現的暗湧……
7A班戲劇組

編劇一休在場刊內編劇的話已明言,此劇要探討的主題正是 - 「活在急速轉變的社會下,人的
無助感覺」。從80年代到今天,短短20年間,我們身處的世界,變化之急,是我們始料未及。上一代人窮半生打拼江山,賺到了第一桶金;然而 ,年輕一代只靠投資在虛擬世界中,就在十數年間發了大達。

劇中人物趙健的一段讀白,正正交待了現今社會的轉變: 「 一百年前,發達最好既方法,係勤力做野。五十年前,發達最好既方法,係發明一樣大受歡迎既新產品出黎。今時今日,發達最好既方法,係搵一個值得炒作既概念,最好就借殼上市,然後,係大眾發現自己被搵笨之前全數套現。講真,咁樣都可以發達既最重要原因,係因為市場上面絕大部人既思維,其實仍然停留係五十、甚至一百年前。」

在這個病態的社會,人們變得急功近利。我們從小被教育要做成功的人,而所謂的成功,不外是全港首富排行榜的富豪。於是,我們滿腦子只有發達。六合彩、賽馬、股票、炒樓,能令我們一夜致富的投機活動,都一頭熱地衝進去。

另一方面,我們又習以為常的以為人只能往前看,否則只會死。即食麵、快餐店、速食文化,生活上的細節,都是講速度。我們的步伐,以遞進的方式增長。於是,我們漸漸以為身邊急速的轉變是理所當然,一直改變自己來迎合社會定下來的遊戲規則,卻在不知不覺間迷失了。

企業不再是銷售商品,而是製造慾望,控制消費者的需求與喜好。所謂的企業良心與人情味,早已是過氣的價值觀。賺兩倍不滿足,三倍仍不夠,非五六倍不可。你看,一大堆的樓宇廣告,賣的不是居所本身,而是山水風景和美女相伴的優質生活。

那麼我們窮一生所追求的東西,是人的本能,還是企業建構出來的價值?
而這些社會的轉變,是好是壞? 是在改善我們的生活,還是抹殺人的本性?

Copyright © 2009 小熊貓遊樂園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